中國的煤化工產業尤其是現代煤化的發展工近年來突飛猛進,無論是在關鍵技術攻關、重大裝備自主化研制,還是在產品品種開發和生產規模擴大等方面,都取得了突破性進展。目前,先進煤氣化技術百花齊放,示范項目取得重大成效,生產規模居世界第一,煤化工項目完成投資超過5000億元/年,是名副其實的世界最大煤化工大頭。然而,在煤化工特種閥門領域,國內產品仍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     說到國產閥門,特別是應用于煤化工領域的苛刻工控閥門,總給人一種“能不能造?”“質量行不行?”“與國外閥門差距越來越大?”之類的感覺。

    特種閥門面臨的難題之一是嚴苛的應用環境。煤氣化作為煤化工的龍頭裝置,具有高溫、高壓、工況復雜、工作環境差等特性,特別是氣化爐排渣系統條件非常苛刻,閥門應具有高耐磨、耐沖刷、防結垢、防結疤、頻繁開關/快速切斷等特性,包括氧閥/氮閥、煤漿閥、黑灰水角閥、調節閥\球閥、鎖斗泄壓閥等十多種特殊閥門。

    目前,國內煤化工企業使用的閥門主要有氧氣閥、煤漿閥、鎖渣閥、渣水管道閥等。其中氣化系統工藝部分閥門已基本實現國產化,目前適應特殊工況要求。比如黑水管線、循環激冷水管線、煤氣管線的閘閥、截止閥、止回閥、金屬硬密封球閥等,適用工況溫度100——225C°,壓力0.01——6.5Mpa,粉煤加壓輸送、氧氣管道和渣水系統的閥門部分也已經國產化,生產企業在我們國內很多大閥門公司都能做,但是還有很大一部分還是要依靠進口。

    這些國產化閥門在打破國外壟斷、替代原裝進口進程中發揮了重大作用,但一些關鍵技術需要解決,比如鎖渣閥快速開關大扭矩執行器的國產化配套問題;閥門防結疤、防結垢等,氧氣(氫氣)閥門材料難以滿足高壓硫化氫腐蝕及氫脆工況要求,抗腐蝕、抗沖刷的密封面噴涂硬化工藝性提高問題,以及國內材料控制碳、硫、磷含量及熱處理要求等。

    一些主要閥門廠家的負責人認為,一些高端閥門已開始國產化,但仍缺少高性能國產自主品牌。國外只做20%的閥門,卻拿走80%的銷售額。國內閥門企業利潤少的可憐,其實都在給國外打工。實際上,國內煤化工項目特殊、苛刻工況的調節閥主要選擇歐美產品;壓力稍高、尺寸稍大選擇合資品牌,但產地仍在中國;常規閥門雖然選擇國產品牌,但低價中標惡性競爭,定位器、電磁閥、限位開關、過濾減壓閥等附件卻都被國外品牌壟斷。

    為了滿足我國能源結構調整的需要,降低工程投資、節約外匯、提高產業競爭能力,研制開發大型煤化工成套設備被列入國家大力發展的16項重大技術裝備任務之一,大型煤化工成套設備的國產化也是今后工作的重點內容。如何將我國從制造大國轉變成制造強國,從簡單粗放式的代加工到擁有自主品牌研發。

    因此,國內閥門企業需要大力發揚工匠精神,一代又一代的人去努力與傳承,依靠自主力量鉆研探索,技術攻關,研發更多的、質量更好的閥門產品,做中國人自己的高端閥門從而縮短與發達國家的差距。

   


中美貿易摩擦閥門企業如何做大做強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煤化工領域閥門如何縮短與發達國家的差距

 相關知識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中文字幕日本无吗